HaDongHoon

本命雷鬼歌手河东勋。
runningman,无挑。
本命cp钟哈,初心周一。
腐,喜现实向同人文。
写文随脑洞,不挑cp。
看动漫,但非二次元。
海贼迷,二次元本命冲田总悟。
塞夏,路索。
喜欢coser岚陵萧萧声。
河东勋>以上一切

厨房里,刘在石正对着一袋拉面叹气,他家国儿早上离开的时候说,如果回家发现拉面少了的话就取消一周的早安吻,可是,他真的想吃诶……国民MC灵机一动,那就吃一袋,一会儿再买一袋回来,正自恋的感叹自己的智商真是太高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看着熟悉的肉麻称呼在显示屏上跳跃,某只蚱蜢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让他露出如此笑容的男人,是他的爱人,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国钟呀~”尾音上扬,声音里带着抑制不住的雀跃,明明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每次看到他的脸,听到他的声音还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哥,今天下午高中同学聚会,好久没见了,我想去看看他们,哥晚饭自己叫外卖吧,行吗?” 听着自家小老虎要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蚂蚱心里无限委屈。 “我可以说不行吗……” “哥~就这一次,我知道哥最好了~”这孩子不知道谁教的,撒娇一天比一天拿手,被萌化了的刘在石表示已经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那别太晚回来啊。还有!不许露腹肌!” “诶,阿拉搜阿拉搜”同学聚会露腹肌干嘛啊,小老虎表面乖乖应承,心里禁不住腹诽。 没有钟国在的时间真是好无聊,抱着老虎玩偶捏来捏去,这只玩偶是钟国送给他的,原因是觉得刘在石太粘人,下次再想粘着他的时候抱抱老虎玩偶就好了,可是在石嫌弃玩偶没有肌肉。 八点……九点……十点…… 刘在石坐不住了,钟国那孩子怎么还没回来,拿起手机,找到熟悉的号码,拨过去, “钟国呀,怎么还没回来?”电话里巨大的音乐声和各种让人不舒服的笑声不禁让在石皱起了眉头。 “哥,我在酒吧,有个高中很好的朋友想找我单独叙叙旧,可能会晚点回去。”声音听起来像是聊的相当愉快呢。 “酒吧?怎么去酒吧了?”钟国从来不会主动去酒吧的,何况那么吵的地方,能叙旧吗?第六感告诉在石必须让国儿赶紧回来。 “哥,我又不是小学生了,不会喝太多的,哥放心啦” “钟国,还是回来吧,哥担心你,何况你的那个同学也好久没见了吧” “哥,你什么意思!他是我朋友!我会早点回去,哥先睡吧。” 没等在石说话,手机里就传来了忙音。 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金钟国我还真是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在石下定决心等他回来给他点颜色看看。

刘在石告诉自己要镇静,再等等,再等等,没准国儿只是贪玩了些,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十二点的提示音响起,刘在石在家里再也待不住了,披上衣服冲了出去,在首尔生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感觉首尔这么大,大的好像走不到边界,钟国呀,你在哪?

在刘在石几乎快要报警的时候,哈哈的电话打了进来“在石哥,我刚才从玫瑰天堂路过,怎么好像看到钟国哥了?是我看错了吧”一句话,同时给了在石希望,又给了在石绝望。

“哈哈呀,谢谢你”不管怎样,至少知道他在哪儿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段的哈哈不禁打了个冷颤,钟国哥怎么跑去那里了,那可是gay吧啊,听在石哥的声音应该已经急死了吧……

金钟国!我不许你有事!

强烈的紧张暂时掩盖了愤怒,管不了会不会被人认出来,拦下出租车就去了玫瑰天堂。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震的在石耳膜疼,他既希望钟国在这,又怕钟国在这。拽过一个服务生,描述了体貌特征,看见服务生指向包房的手时在石感觉自己的心都停止跳动了。钟国,千万别有事,求你。

推开包间的门,刘在石不禁倒吸了口凉气,金钟国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最被毛巾堵上,呜呜的叫着,满脸的泪水,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一边猥琐的笑着,一边解着皮带,连房间进来人了也全然不知,

“金钟国,想要上公安局找条子我也不介意,反正也进去过很多次了,不过不知道你这个被人玷污过的歌手还能不能当下去。”

刘在石感觉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走上去,一拳头将猥琐的男人从床上打到地上,回身将衣服披在金钟国身上,抱起来走出房间,嘴里的东西,先塞着吧,刘在石暂时不想听金钟国的任何话。(别问我为什么那个男的那么不禁打,这里需要主角光环(๑•ั็ω•็ั๑))

金钟国!还好我来的及时,否则后果真是不敢想!

怀里的人,眼泪不停的流,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许是被下了什么药吧,眼里愧疚的眼神刘在石看的明白,但这并不能压制刘在石心里越来越大的火气,刚才所有的担心都化成了后怕和气愤。

走进家门将怀里的人摔在沙发上,取出堵在嘴里的毛巾,转身,进屋,关门。

刘在石不是想冷战,只是此时愤怒已经战胜了理智,他怕自己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

房间静到了极点,只有钟表的秒针滴滴答答的声音和客厅中轻轻的抽泣声。

过了很久,房间的门被打开,金钟国

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手中拿着皮带,走到在石哥面前,脱下上衣,将皮带放到在石哥手里

“哥,对不起,我该听哥的话的,我错了,哥打我吧”

眼前的人直直的跪在地上,麦色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身上的突出的肌肉和此时卑微的跪姿形成巨大反差,眼睛已哭的红肿,微微咬着嘴唇,低垂着头。

他也一定知道自己现在很生气吧?所以要用挨打的方式反省。

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人,心疼微微冲淡了刚刚克制不住的愤怒。

但这并不代表会轻易原谅他。

握紧手里的皮带,高高地扬起手,皮带带着风狠狠地像跪着的人儿抽去,

啪的一声,身前的人禁不住的一哆嗦,麦色皮肤上多出一道长长的紫红的鞭痕,瞬间肿的老高。

疼,太疼,金钟国想,在石哥是真的生气了,手上用足了力道,只一下都有些挺不住了呢,不过,都是咎由自取,如果受点皮肉之苦就能让在石哥原谅,挨多少打也是值得的。

闭紧眼,咬着牙,等着第二下,却迟迟听不见皮带撕破空气的风声。

“钟国呀,起来吧,答应哥不许再有下次”

看着眼前人面无表情的脸,金钟国不敢动,他不确定他的在石哥是否还在生气,

金钟国不知道,盛怒下的一皮带,已经让刘在石心疼不已,恢复理智后,看着国儿肿起的后背刘在石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怎么可能再舍得打第二下呢。

“快把衣服穿上,我们国儿也吓坏了吧。”衣服被披到身上,碰到肿起来的后背,很疼,不过没关系,在石哥好像已经原谅他了,扑到爱人怀里,才敢大声哭出来,其实,他真的吓坏了。

发现身体使不上力气的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明白那个人要要干什么之后,他真想咬舌自尽,他怕在石哥不要他了,想着想着就掉下泪来。

一周后

“在石哥……如果那一天……你去晚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躺在爱人怀里的小老虎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

“为什么?”

“因为在哥的选择题里,从来就没有不要国钟的那个选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