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DongHoon

本命雷鬼歌手河东勋。
runningman,无挑。
本命cp钟哈,初心周一。
腐,喜现实向同人文。
写文随脑洞,不挑cp。
看动漫,但非二次元。
海贼迷,二次元本命冲田总悟。
塞夏,路索。
喜欢coser岚陵萧萧声。
河东勋>以上一切

“作为户外综艺,对体力的要求极高,池石镇xi考虑清楚了吗?” “nei,我考虑清楚了。”

听到他的名字那刻起,我就知道,这个节目自己非去不可了,以为曾经的一点一滴已被刻意或无意的留在了渐渐远去时间里,但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的一瞬间,心跳分明漏了一拍,原来这么多年来时间依旧未能改变连自己都痛恨的固执,说起来,自己并不是什么有长性的人,可偏偏对那个人就像追逐太阳的向日葵一样,不到凋零,不肯回头。 往事一点一点浮现,深呼一口气努力调整奇怪的心跳,原来这么多年来自以为的遗忘不过是在心底藏的太深了,深到早已习惯了看到有关他的报道时心里泛起若有若无的悲伤,现在想想,就像钟国不断用力踩指压板以麻痹双脚一样好笑,其实明明还是疼的,只是习惯了罢了。

刘在石啊,你在我心里迷的路,或许今生都走不出来了。

明明不是那么怀旧的人,却不知什么时候,泪眼婆娑。

“在石呀,我们两个都不要结婚了。”

“mo?哥在说什么呀?又被哪个女生拒绝了?”努力做出认真的表情,强忍着笑意。他的眼睛不好看,整个大韩民国都知道,开心的时候笑起来的时候会咪成缝。

“呀!就这么爱看哥的笑话吗?”多少次想说的话停在嘴边都差那最后一点的勇气,说出来时就变了味道。

或许我一直都是最弱者,所以他带那个女孩子来的时候,我连拒绝的话都没有勇气说出口。

酒壮人胆,在东勋店里喝了两瓶白酒后终于播出了那通电话。

“在石呀,哥喜欢你。别拒绝哥……求你……”

或许是不胜酒力,或许是怕听到不想听的答案,那晚最终没能听清电话那头的答案。

第二天,是在在石家里醒来的。

“哥,你醒了?”

坐在床头的人低着头,声音小到像是自言自语,明明是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却把气氛弄的更加尴尬。

现在想来两个专业调节气氛的主持人尴尬到手足无措的气氛应该很好笑吧,可当时只觉得房间里涌动着满满的暧昧的气息,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好听的声音低低的叫着哥,身体比思想快了一步,一把将眼前的人拽进怀里。

“别动,让哥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近乎哀求的声音也下了自己一跳,原来自己这么害怕知道答案。

怀里的人身体一僵,渐渐的靠在我怀里,双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腰上,一瞬间心情像是得到了答案般激动的无以复加。

现在想来,或许从那时起我就误会了那个拥抱的含义,不是接受,而是抱歉。

我开始以男朋友的身份照顾他,虽然是个他从未承认过的身份。他爱吃甜食,偶尔见面的时候,会带去冰淇淋,他喜欢的口味。虽然他总会抱怨马上就要拍摄了怎么带来这种东西,但还是会开心的吃掉。曾跟他说过如果炒股赚来钱就开一家炸酱面店,被他笑话说以哥的运气能赚一碗炸酱面就知足了。听东勋抱怨无挑拍摄又要加班就会提前去他家里给他准备炸鸡做夜宵,钥匙是很久以前以朋友身份交换的,虽然后来听钟国说半夜吃炸鸡几乎等于慢性自杀,但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知道他吃的很开心。

沉浸在幸福中的人总是忽略时间的流逝,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平淡且幸福,哪怕他从未承认过我们的身份,但只要能离他这样近这样照顾他就好。直到有一天他把那个女孩儿带来见我。

她叫柳秀晶,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他说,柳秀晶是个好女孩,善良且温柔。他说,他已经了解过了,觉得她和我很合适,我一定会爱上他。他说,他想找个人照顾我,又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

事实证明,柳秀晶的确是个好女孩儿,她是我的亲人,却不是我的爱人。

我知道既然同意拍摄rm就一定会有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但没想到第一期就要那么近距离接触,两个帽沿的距离,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十年前,你给我介绍了妻子”

“是啊,哥”

“为什么那样?”

周围人一阵哄笑,仲基笑的弯了腰,说,哥,你太拼了。

所有人都当成了综艺效果,只有我知道,这是多少年来,一直想问却一直没能说出口的问题。

为什么要把她介绍给我?

或者说,当初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你慌张的笑着,眼底清澈的没有一丝悲伤,坦荡的让我几乎觉得我自以为是浪漫的曾经都是我的一场梦,明明是两个人的故事,却好像只有我入戏太深。

答案,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那么就留我一个人怀念吧。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