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DongHoon

本命雷鬼歌手河东勋。
runningman,无挑。
本命cp钟哈,初心周一。
腐,喜现实向同人文。
写文随脑洞,不挑cp。
看动漫,但非二次元。
海贼迷,二次元本命冲田总悟。
塞夏,路索。
喜欢coser岚陵萧萧声。
河东勋>以上一切

一念执着【转自贴吧】【权利】

原作者:水下荷影

原贴链接:http://tieba.baidu.com/p/3961708995?share=9105&fr=share


chapter 01 我学会了如何爱你,就学会了如何不爱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是中国粉丝写给金钟国的留言,读懂这句话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在石

受人爱戴的刘在石,博学多才的刘在石,谦逊有佳的刘在石,承受了所有美好修饰语的刘在石

耗尽他懵懂年少里所有爱慕的刘在石

他对刘在石的感情,像是万丈深海里不起眼的顽石,深埋在波涛汹涌里不易察觉,稳稳妥妥扎在沙硕里不曾改变

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喜欢他,金钟国记不得了,从一开始站在他身边怦然心动,到最后若无其事跟他打打闹闹花了几个年头,也记不得了

他想,刘在石该是大韩民国最成功的男人了吧,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以至于每次看到罗静恩与他并肩携手的时候,他都会有淡淡的醋劲

金钟国,你还真是不争气

九年,还没有足够让你死心么?

九年前,刘在石公布恋情,彼时金钟国入伍

七年前,刘在石大婚,同年金钟国退役

金钟国想想这样也好,总归不用看着他们琴瑟和谐

那些不为人知的伤痛,留在军队里慢慢治愈。等时间长了,大抵也就忘却了

上天似乎没有那么情愿放过他,给他和刘在石之间牵扯上太多的磕磕绊绊

至于后来的家族诞生和runningman,想想也怪他不争气,怎么可以看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就答应了呢

既然躲不过,那就留在他身边罢,至少还能时常看到他,或许日子一天一天过,就没那么喜欢他了呢

终归是金钟国太天真,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不过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蒙骗着自己奋不顾身跳进去罢了

刘在石,还是他生命里的劫

当爱他成为一种习惯,就像染上毒品,欲罢不能

九年来,唯一改变的,就是把他打磨成了一个优秀的戏子,把兄弟情深的戏码演绎得惟妙惟肖


chapter 02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不得安宁,那一定是你

刘在石得知金钟国住院的消息时,正赶上无限挑战的录制。化妆间里,他心绪不宁地给车太贤打电话

"太贤啊,国钟他怎么样了?"

"现在还在昏迷不醒,不过医生说了不碍事"

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刘在石看了看行程表,"等我录完节目就去看他"

外面pd催的厉害,刘在石不能多问就匆匆挂了电话

"在石哥,钟国哥住院的消息你知道了吧",河东勋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问,眼里也尽是担忧

"嗯",刘在石声音闷闷的,表情严肃,不言苟笑的样子有点陌生。东勋看着刘在石心情不好,也没有多嘴,心里想着赶快录制完去医院探望一下

录制过程还算顺利,不过平时唠唠叨叨的刘在石好像不在状态,偶尔制造一点笑点笑的也是勉强

果然,心里心心念念着那个人,做任何事都不得安宁

也不知道他醒了没,也不知道他还痛不痛,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怪我没去看他

带着所有的担忧录制完节目已经深夜了,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他就和东勋,明秀几个人开车去了医院

安静的病房里,只有金钟国的母亲守在床边照顾着

"伯母",刘在石理了理衣服上前恭恭敬敬地问候着,跟国钟认识这么些年了,跟他的家人们都打过照面,也算是熟识了

"难为你们大半夜还跑过来看钟国",金母看着几个疲惫不堪的年轻人,心里有些感激,儿子能遇上这样几个知心朋友也算是福分

"伯母,国钟他还没醒么",刘在石担心地看着病床上尚在昏睡的人,心里揪了一把

"中间醒了一次,这会又睡了"

寒暄了一会以后,刘在石起身打了个电话好像交代了什么事情

"伯母啊",收起手机刘在石转了过来看着金母,"我叫助理给你订了酒店,您今晚去休息一会,我来照看国钟吧"

"这怎么可以,你们劳累了一天还是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就行"

"伯母啊,就让在石哥留下来吧,您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要熬一天呢",河东勋到底是机灵,会了刘在石的意三言两语就说服了金母

等大家陆陆续续都走了,病房里只剩下了金钟国和刘在石

刘在石轻手轻脚走过去给他掖了掖被角,金钟国睡觉的时候很安静,两只手搭在胸前一动不动

难得看到他这么乖的样子,刘在石突然浅浅地笑起来

病床上的男人好像也梦到了什么,舒展开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嘴角轻浅地漾起淡淡的笑容


chapter 03 我予你的半世情

金钟国迷迷瞪瞪地醒过来,太阳微微亮了半边天。挪了挪麻药作用下还有些绵软的身体,突然发现有个重物压着身侧的被子

"在石哥?",男人坐在凳子上,整个脑袋埋在被子里趴睡着,看来是乏得厉害了,要不也不会将就这种磨人的睡姿

"嗯"

浓浓的鼻音隔着厚厚的被子,让床上的病号不争气的心疼起来

"在石哥你这是干什么"

刘在石这才清醒过来,一个机灵坐起来。没有完全睁开地睡眼就看见床上那个人皱着张脸自责地模样

"国钟啊,怎么样了?还痛么",无暇顾及由于不妥的睡姿带来的颈椎的不适,刘在石第一反应就是问及钟国的身体

"好多了,没那么痛了",金钟国揉了揉后腰窝,那里贴上了厚厚的膏药

"你的腰,真是……下次录节目不要那么拼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金钟国不耐烦地打开刘在石伸过来的手,一脸嫌弃地看着刘在石絮絮叨叨的样子

这个国钟,真是三秒不跟自己斗嘴就难受

"几点了?",金钟国扭头看了外面的天空,微弱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悄悄遛进了屋子,在窗台上落下小小的光圈

"六点多了,要起来么?还是继续睡?"

"哥今天没工作么?"

"没有,正赶上休息呢"

"那再睡一觉吧,反正还早"

"好,那过会叫你起来吃早饭吧",刘在石过来扶钟国躺下,给他仔细盖好被子

"哥",裹在被子里的人露出个脑袋,额前的金色卷毛在刘在石眼里有着与他年龄不搭的可爱,"你一夜没睡好,回去睡吧"

虽然希望他留下来陪着自己,不过到底还是他的身子重要些,国民MC要是累倒下了,他可担待不起

"没事",刘在石无所谓地撇撇嘴,目光向一旁的座椅挑了挑,"我就在那躺一会,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叫醒我就可以了"

言罢就走过去把座椅靠背放平,收缩座椅顷刻就成了一张临时的小床,虽然尺寸不大,不过幸亏刘在石身材瘦弱,躺上去大小刚好

这才刚刚沾上靠枕,刘在石就浅浅睡去。床上的金钟国安安静静地端详着刘在石的睡颜

他确实累着了,眼下的黑眼圈又深了一圈。金钟国知道无限挑战的录制实打实的辛苦,本来这哥可以好好休息一天调理一下多日劳累的身体的,没想到这下……都怪自己

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金钟国啊金钟国,你不能给在石哥分担就算了,怎么可以这么拖累他呢

心里掖着事,本来还有些困顿的钟国这下睡不着了,侧过身子把一半脸埋在枕头里,面朝躺椅上熟睡的男人

没过一会,轻微的鼾声就传进了金钟国的耳朵里,他有着痴痴地盯着刘在石

他又瘦了,面颊甚至有些窝进去了,摘去眼镜看上去老了好多岁

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在石哥都老了呢?

从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到如今不惑之年,原来,他们认识近二十年了

金钟国阖了阖眼,心满意足地勾了勾嘴角

我唯一能赢过静恩嫂子的,大概就是托付给你的那些冗长沉寂的岁月了

木槿花的淡香随着清风从窗台吹进来,趋走了病房里浓烈的药水味

金钟国也噙着一抹笑意渐入梦乡

远处,青峰云烟

此处,一室安宁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