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DongHoon

本命雷鬼歌手河东勋。
runningman,无挑。
本命cp钟哈,初心周一。
腐,喜现实向同人文。
写文随脑洞,不挑cp。
看动漫,但非二次元。
海贼迷,二次元本命冲田总悟。
塞夏,路索。
喜欢coser岚陵萧萧声。
河东勋>以上一切

要说追星的意义,以他为榜样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总觉得有点浮夸,所以,看到他时就觉得心头一暖嘴角一笑,大概就是最大的意义了。

半步【钟哈+现实向】

※Turbo面试情节纯属个人虚构※






河东勋篇
河东勋和金钟国认识快二十年了吧,二十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第一次见面是在turbo的宿舍里。
和通过公司海选的三十多个人一起,本就不大的屋子站满了人,河东勋踮起脚才勉强看到了那个人的半张脸,就是他吗?细细的好听的嗓音,瘦瘦的身体里好像蕴藏着用不尽的能量。正是因为对那个人有着粉丝般的喜爱,河东勋才会在听到组合招rapper的时候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既激动又紧张的复杂情绪。能和那个人一起站在舞台上,大概是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吧。
排在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的介绍自己然后展示才艺,河东勋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了。前一天晚上因为不知道那个人喜欢什么样风格,对着一衣柜的衣服纠结到半夜才下定决心,现在看来,那个人完全不介意打扮。每个人唱的时候他都会耐心的听完然后笑着拍拍肩膀,是一个莫名的让人觉得亲切的人呢。
河东勋清了清因为紧张而发紧的喉咙。
Turbo。金钟国。
现在想来那次的表现并不算突出,以至于后来金钟国在节目中提到那次见面的时候,河东勋觉得像是有电流突然通过血液,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本以为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呢。
最终河东勋还是落选了。那个人拉起河东勋身边的男生的手,“就他吧”,然后抱歉的向其他人笑笑。
那个男生很高兴的鞠躬说着谢谢金钟国哥哥,后面的一个男生很失望的叹了口气。如果情绪能够看得见,大概此刻的房间里都是失落的颜色,当时turbo几乎是成功的代名词,强大的人气基础,足以让一个刚出道的雏鸟一夜成名。但河东勋觉得没关系,自己还很年轻,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准备和他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后来河东勋开始唱歌,也录制了MV,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发布。在竞争激烈的韩国娱乐圈,尽靠着想要唱歌的梦想是不行的,不知道是哪一步走错了路,初出茅庐的河东勋开始觉得举步维艰,四处碰壁,在那段灰暗不见阳光的岁月里河东勋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不适合娱乐圈。
宿醉回家的路上,听到路边酒吧放的黑猫,河东勋才突然想起,曾答应过自己,要和那个男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差一点,就放弃了。
“哥,最后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不行就放弃我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河东勋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如果说是金钟国给了他继续实现梦想的勇气未免太过言重,但确实是凭着一份想要和那个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的执拗才在那段灰暗的岁月里坚持下来。所以听到Turbo解散的消息时,河东勋最先想到的就是,想给那个人力量。明明是那么优秀的人,却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流言蜚语,河东勋觉得有点愤愤不平。
在xman的舞台上再次见面时,金钟国比第一次见面壮了很多,只有那害羞的微笑还和初见时一样,跌落神坛的处境反而让这个男人越挫越勇,这就是金钟国啊。
像是凤凰一样,涅槃后等待重生。
优秀的人,就该有人珍惜啊。河东勋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哥哥了。
本以为已经看了成千上万遍的舞蹈难度不会很大,可是真正开始着手做时却流了不少的汗。好久没有这样用心的练习跳舞了,不知道那个人看到自己模仿他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河东勋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很开心的笑了。
放送播出的第二天早上,河东勋就在热搜第一看到了金钟国的名字,人们开始想起Turbo里帅气的金钟国,果然,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渐渐的金钟国开始注意起这个放着自己新专不宣传却总是模仿他的孩子,笑的时候,可爱的想让人揉揉头发。和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紧张的连唱歌时都紧握着双手的小孩不同,现在的河东勋好像长大的很多,就算是偶尔在节目中挑衅他的时候,表情也善良的可爱。是一个很有趣的弟弟呢。
河东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金钟国当做哥哥的,只是在看放送的时候看到字幕组打出双胞胎的字样时开心的笑出了声,说起来那个害羞的肌肉哥哥好像也是真心的把他当做弟弟了呢。
明明以前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啊。可是现在他在跳turbo的舞的时候他有时也会参与进来,偶尔和他笑着对视。
xman拍摄结束的那天,河东勋给金钟国发短信:哥,河东勋和金钟国的Turbo是永远都不会解散的。末尾还加了一个笑脸。
这大概是自己最守承诺的一次了,2014年美国bro's concert的后台,河东勋坐在化妆镜前通过镜子看着旁边座位的哥哥,心里想着。说起来自己还真是跟这个哥缘分不浅,只至于不论后来再遇到多么优秀的哥哥,河东勋都觉得金钟国对于自己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东勋?”哥回头看他。
“哥~”带着两个人都习惯了的撒着娇的尾音。
“怎么了?”
“喜欢哥~”
“哥知道啊,我弟弟~”
像是被身旁的弟弟传染了一样,原本紧张的金钟国也露出了微笑。金钟国觉得,这个弟弟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明明是小自己三岁的弟弟,可在他身边好像格外的踏实,当然偶尔变得和他一样幼稚大概就是副作用了吧。

谁离开哥都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哥的。
这是很久之前河东勋就下定的决心。
所以在听说哥准备Turbo回归的时候,河东勋愣了一秒。但是马上就又露出敬佩的表情“哥,你果然最棒了!”亲昵的“我哥哥”叫的久了,都差点忘了,那个哥曾是自己当做信仰的存在呢。
果然金钟国就是金钟国啊,一如既往的优秀,Turbo的回归肯定会掀起大浪潮呢,河东勋想。不过,可能只有自己才以为Turbo一直都在吧。
不愧是元祖偶像,回归当天,几乎是霸占了所有韩网的第一。
带着自豪的心理,河东勋在各种社交软件上帮哥做着宣传。
偶然看到有粉丝发到网上的视频,标题是“绝唱!哥弟Turbo”才想起,可能以后很难在陪哥哥跳Turbo的舞蹈了。
不过没关系,
Turbo解散时愿意陪在你身边重现经典。Turbo回归时也愿意退半步在你身后祝福。
“不愧是我哥哥啊!Turbo大发!”河东勋笑着发着短信。金钟国呀,他是我哥哥。







金钟国篇
要说最喜欢的弟弟,金钟国第一个就想到东勋,有的时候会像是小孩一样扑在他身上,有的时候会一边露出讨好般的笑一边甜腻腻的叫着我哥哥,有的时候也会挑衅他然后撒着娇求饶。金钟国最拿他没办法。虽然镜头前的感情也并非不含真意,只是违背心意的感情做的多了,总是会累,可是金钟国觉得,他和东勋间的互动舒服且自然。或许是因为每一个看向他的微笑,每一个和他一样腻着尾音叫的我弟弟,每个眼神,每次拥抱,都出自真心。以至于每次看放送时看到东勋撒着娇自己宠溺的看向东勋时都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脸上也有些发热。
偶尔东勋会拎着啤酒和烤海鳗来金钟国家里一起看放送。金钟国一脸嫌弃的看着东勋将东西一样一样摆好,“这么晚了还吃这么咸的东西,不是说好了要减肥吗!”轻轻拍着东勋略微鼓起来的肚子,本想再唠叨两句,却被弟弟一个讨好的笑弄的没了脾气。
那次节目放到金钟国和刘在石选择队员,金钟国正想着要不要和东勋解释一下,却听到嘴里还含着烤海鳗靠在自己胳膊上的小孩吐字不清的说“让我选的话,哥肯定是第一顺位!”然后抬起头看着金钟国笑了起来。
就是这种舒服的感觉,和他在一起不用考虑怎样去相处,好像你想说的他都懂,有一点信任,有一点默契,还有一点依赖。
这样的生活就很好。
经常见见面,偶尔去他店里帮帮忙,在家呆的正无聊时,他拎着啤酒烤海鳗,边敲门边大声喊着哥,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们都渐渐的从媒体的眼中消失,也许有一天突然发现曾经轻松举起的杠铃也变得有些吃力,他希望,到那时,他仍可以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哥,鸡胸肉吃腻了,我们这次换点别的吧。
时常涌进脑海的自己的未来里,竟只有东勋。
要问金钟国爱不爱他,答案或许是肯定的,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亲情?友情?或者,爱情?金钟国自己也不清楚。
说起来只是单纯的喜欢他而已,只是听他腻着声音叫my hyong就想揉揉他的头发,只是看着他耍小性子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只是重温他们一起录制的节目心里就抑制不住的泛起温暖。或许哪种感情都有一点,又或许哪一种感情都不是。
大概是习惯了东勋每时每刻陪伴和偶尔孩子般的撒娇,所以才会忘了以为永远都会是我的弟弟的河东勋有一天也会结婚,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的丈夫。
东勋突如其来的结婚的消息,让金钟国有些措手不及。
他是RM中的能力者,可是在东勋面前他只是个哥哥。
像是受到了背叛一样,却又不是一句“哥,我是东勋啊”可以抚平的。
潜意识里以为一辈子都可以这样彼此依赖下去的我弟弟,或许以后就要将他当做男人看待了。
东勋结婚的那天,看着他身旁的星竟有一点点嫉妒,心里忽然冒出的酸泡泡也下了自己一跳,但马上也释然了,只不过是喜欢的弟弟而已,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金钟国愿意陪在东勋身边,把东勋当做弟弟宠着伴着。
金钟国也愿意退半步在东勋身后,把东勋当做男人给他最默默无声的支持。






半步的距离,你需要时我恰好可以扶你一把,你回头时可以看见我一直在,你幸福的生活时,我会默默在你身后,从不打扰。

跑男FM脑洞【石哈】【ooc】




圆满的结束了上海FM,被粉丝应援感动的心还泛着阵阵暖意,紫色的海洋和粉丝们的尖叫在心里挥之不去,虽然三个小时的表演耗尽了体力,但还是感觉轻松与满足。

只有一个人除外。

“在石哥……”帅气的衣服还来不及换掉小鬼低着头紧紧跟在哥哥们的后面,轻轻扯着刘在石的衣角,却被那人一巴掌打了下去,手上很快泛起一片微红。

“我错了……在石哥……”委屈的小鬼小声嘟囔着,明明希望那个人听到却又好像不敢让那个人听到,这哪里是刚才还唱着帅气的rap冲着粉丝比着heart让粉丝一阵又一阵尖叫的河东勋嘛。

当然,现在冷着脸看都不看自己快要哭出来的弟弟的人,也不像是刚才穿着可爱的女装唱着小苹果跳着sexy舞蹈对着粉丝行大礼的刘在石了。

都怪朴明秀,自己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他,东勋明天有RunningMan的FM,千万别让他喝太多酒,要不是那孩子过生日,刘在石保证,一滴酒都不会让他碰的。明秀明明答应好帮忙看着东勋的,自己赶去的时候却看到两个人都醉的不省人事了。

“在石哥,别生气了,下次不会了……”

“哥……”

听着弟弟委屈的声音,刘在石一再告诉自己绝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虽然这孩子今天表现不错,但东勋这性子,这次轻易的原谅他没准下次玩的更脱了。明明心里火的很,却不自觉的放慢脚步和成员们拉开了些许距离,也算给这个长不大的孩子在弟弟妹妹面前留下些许薄面。

今天从后台到宾馆的路格外长,看到眼前的宾馆刘在石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想回头抱抱那孩子揉揉他的头发告诉他下次不要这样了。

走进房间就回头关上了门,门关上前的一瞬间他看见那孩子不知所措的脸。认识了这么久,刘在石很清楚什么惩罚让东勋最难受。

躺在床上一天的疲劳一起涌上来,FM并不比录制轻松啊,昏昏欲睡的脑海中闪过一张委屈的要哭的脸,那孩子应该睡着了吧,这两天都把他累坏了。

想到这里,突然很想去看看他,那么爱哭的弟弟,不知道有没有委屈的带着泪睡觉呢。

穿上拖鞋,带好眼镜,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却看见门外缩着小小的一团。

听见开门的声音,东勋马上爬起来扑在哥哥的怀里,把眼泪都蹭在哥哥的睡衣上,

怀里人身上冰凉的温度让刘在石心里一疼。

“怎么不去睡觉?”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担心

“睡不着……”怀里的人嗡嗡的答着,听那声音,或许是有些感冒了吧。

“哥,别生东勋的气了”

“嗯,那快去睡觉,后天就要录制rm了,不许感冒”

把东勋送到房间,帮他掖好被子,刘在石才离开。那个弟弟呀,总是让他操心。

但是,他喜欢。


你们要跑的久一点

再久一点

给多一点时间

让那些没能力独自赴约的粉丝慢慢长大

让那些忙于工作的粉丝因为稳定的生活而变得闲暇

让那些没有钱买到前排看你的粉丝再奋斗几年

然后再见

你们要跑的久一点

等我丢掉校服

再来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cr.


东勋生日贺文

本来想写欢脱温馨向,但是写完才觉得莫名奇妙的很【压抑?】,反正都写了,好与不好都发出来,亲故们莫嫌弃。





走进401,Gary哥和智孝已经到了,服务员在陆陆续续上着诱人的菜肴,闻到扑鼻的香味东勋才觉得自己真的有些饿了,周一录影的时候光洙就吵着要举行生日party,东勋想了想,也好,总该找个理由给那两个工作狂哥哥放个假了,而且跟哥哥弟弟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果然还是欧巴这里的菜好吃啊”饿的肚子咕噜噜响的智孝偷偷夹起一块蘑菇塞进嘴里。

“智孝呀,欧巴店里的菜也很好吃的呀”时刻不忘和自己这个妹妹开玩笑的Gary君不甘示弱。

“呀,看来我来的有点早呢”眯着眼看着怎么看怎么般配的一对,过了好久想起明明自己才是今天的主角好不好。

“对了欧巴,光洙打电话说,他在和钟国欧巴一起在泰国录制节目了,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智孝一提醒,东勋才想起钟国哥前两天出了国,心里冒出一丝失落,钟国哥,来不了了吗……

“寿星发什么呆呢”一个生日帽扣在被自己头上,抬起头才发现只是发了会呆的功夫被邀请的至亲都来了,刚刚心里隐隐约约的失落一扫而光,接过在石哥递上来的酒杯,果然过生日还是和哥哥弟弟们一起最开心嘛。

拉过亨敦拼酒,一向严禁醉酒的在石哥这次也不时的凑过来喝两杯,包房那边,明秀哥带着一群不胜酒力的哥哥冲着麦克风鬼哭狼嚎,啧啧,五音不全也可以称为艺人吗?

起身拿酒,包间的们突然开了,

“我弟弟~”

眼前的人笑弯了本就不大的眼睛,张开双臂,肌肉把袖口撑得紧紧的,身后还跟着一直长颈鹿。

“哥~不是说来不了了吗,哥,你果然最好了,哥~”不由分说的给眼前的人一个熊抱,恋恋不舍的撒开手后又补了一个bobo。拉着自家哥哥坐在沙发上,塞进哥哥手里一杯橙汁,“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录制结束了就回来了呗”

身后的光洙正想抱怨自己被钟国哥压迫在凌晨两点结束录制后硬是被钟国哥逼着床都没碰到就退了宾馆的房间马不停蹄的飞回韩国,还被恐吓再磨磨蹭蹭就把他自己留在泰国的心酸经历,却被钟国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一群被酒精壮了胆的起着哄来晚了就要罚酒,本想替自家哥哥挡下来的东勋,惊讶的看到滴酒不沾的钟国哥竟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既然哥哥高兴,东勋自然也不介意陪哥哥喝几杯,或许是常年不碰酒精,或许是刚刚结束了拍摄就赶过来有些体力透支,几杯下去钟国脸上竟不胜酒力地泛起红晕。

楼顶微风正好,很适合醒酒,钟国坐下来,极速前进的录制不算轻松,放松下来才感觉到一阵阵倦意。

“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东勋,带着微微的酒气靠着自己坐下来,这孩子又被人灌了不少酒吧。

今天,天空的星星出奇的亮,比起下面各色闪烁的霓虹灯,这楼顶显得格外安静,偶尔一两声汽笛声传上高高的楼顶也显得隐约而缥缈。

“哥,还记得97年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啊,当时东勋还是胖胖的呢”

“诶~哥只记得这个吗”

“还记得那时宿舍不大,你拎着啤酒和烤海鳗上来,我们随便找张报纸铺在床上,简陋的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那时你就叫我哥。”

“原来哥还记得呀,那时候哥还没有这么多肌肉,哥还是瘦瘦的,还不是三冠王呢,就只是金钟国呀”

“哥~”

“嗯?”

“给我唱首歌吧”

“我弟弟想听什么?”

“一个男人吧”

“诶,两个大男人唱什么一个男人啊”

“哥~唱嘛”

寂静的楼顶穿出温柔的歌声,两个男人靠在一起,一个朦胧的睁着微醉的眼睛,一个在低声唱着歌嘴角扬着微微的笑。

“东勋?”

低头看时,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已经睡着,无可奈何的替肩上的人盖上衣服,他总是拿这个弟弟没办法。

“东勋呀,生日快乐”


他是专一有责任心的丈夫,是他是宠爱dream的爸爸,是认真努力工作的艺人,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爱豆。

他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但一旦饭上他只会越爱越深。

他笑起来纯净又真诚,很温暖。

东勋哥哥,生日粗卡。


有时候想想,如果没有RunningMan,如果不是同时遇到了这七个人,而是偶然间遇到了某个人的话,无论哪一个,都足以做本命。


【钟哈】双向单箭头1

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企鹅超人:

*现实向。




1.


虽然有将近20年的交情,金钟国还是觉得河东勋是个难以捉摸的人。


从双方都青涩的时期,这个满脸笑意的男生就闯入了钟国的世界,直到两人歌手事业都相继受挫,自己受到了事务所的干扰,那个叫河东勋的小不点仍旧乐此不疲地带着鱼糕和烧酒,每日聊些琐碎的小事,多半是对方一直说着有趣的话题,自己只是淡淡的听着。


 


这样一过,也就4、5年过去了。


 


本来应该是烦闷而单调的雪藏生活,借由这个还残留着少年稚气的单眼皮男孩,却也是变得有希望了起来。所以多年后,金钟国在采访时评价HAHA,只给了一句话。


 


【给身边的人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后来的钟国才知道,这个时期的HAHA,也同样是最困难的时候。那个人就是这样,你以为他很软弱的时候,其实他才是默默支撑着你的人。


04年,金钟国和HAHA巧合似的成为了X-MAN的固定成员。对艺能一片陌生的钟国,却在拍摄前几日,接到了许久不见的东勋的电话。电话里还是自己熟悉的轻快而沙哑的声音,明明比自己小,却在电话那端笃定的和自己承诺,说会帮助哥回到顶端的,然后嗤嗤的笑了好几声就挂了。




什么啊,钟国握着嘟嘟响的电话有些好笑,这孩子怎么了啊。


 


以为是玩笑和单纯的聊天,所以没几天就忘记了。直到拍摄期间,HAHA真的开始忙着帮寡言腼腆的金钟国找适合的定位,当时已经充满艺能才能的河东勋,似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拿来研究观众的口味。如果网络热门搜索,有金钟国的名字时,这个男孩会高兴个半天,然后立马发一条【哥,你果然最棒了】的信息给头条的主人公。


 


说起来动力只是单纯的喜欢金钟国啊。


 


在舞台上耀眼的金钟国,侧脸上留下汗水的金钟国,认真的金钟国,笑起来眼睛弯弯又好看的金钟国。


 


所以什么都愿意干。


想让大家记起Turbo里帅气的钟国哥,所以放着自己刚刚有点起色的新专辑不宣传。


被流言报道说,模仿前辈只是为了炒红自己也没关系,至少证明金钟国又回来了。


甚至。


被anti饭恶意的推下桥,事务所为了遮下这些新闻忙的焦头烂额,自己也变得恐高怕水也无所谓。


自己等的太久了,不,是本该站在闪耀位置的钟国哥等的太久了。


 


2.


【东勋已经回去了?】


钟国接过毛巾,擦了擦满脸的汗水,边上的助理赶紧收拾起杂物和衣服,RunningMan的其他几位还在另一边确认画面。四处探看,却不见了那个只长年龄,不长个子的童颜弟弟。


 


已经是国民idol了,自己出门也是不做伪装,就会被疯狂围住的人气。仿佛又回到了全盛的时期,又似乎更好,更舒心。




RunningMan给了金钟国一个很大的跳台,然而不变的,却是那个笑盈盈的身影,又是河东勋,这个人真是奇妙,和他搭配了最初几期之后,钟国成为了RM 中最快找到准确定位的成员之一。自己的确很会运动,但要体现后期做出的效果,必须要有一个懂得配合,心思细腻缜密的搭档。而HAHA就像是又一个自己,虽然是朴素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故事,但却因为一些天马行空的配合,显得极为有意思。


自己,又因为河东勋而火热起来了呢。


 


所有人都认证,在跑男中,情商最高的是刘在石和HAHA两人。就算是某一期发挥的不好,网上的饭们有些微的责言,下一期的HAHA必然有意无意的帮着钟国圆回来,比如表面上状似不满这不满那,把矛头引到自己头上,然后虚势大笑一番。再去fans club之类的留言板看,焦点就一下子都聚到责难HAHA了。


 


这种感觉既温暖又苦涩,可以的话,自己不需要为了衬托正面角色,而创造一个胆小鬼HAHA。


 


河东勋是多么帅气的男人自己知道,而且知道很久很久了。


镜头前像个小鬼一样胡闹的HAHA,私底下却一直是自己的小太阳。更多的时候,是这个弟弟像个艺能前辈一样,认真且极度耐心教自己接梗的技巧和反应。


 


金钟国的确不懂得怀疑东勋,是因为HAHA这个人,值得给予最高的信任。背叛或者离间的角色通常是HAHA包办的,后来,为了引导和帮助无措的光洙,这个角色就慢慢的让给了艺能新人。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是明白人,多么错杂的背信都是有一定的大纲写的,只不过,这个恶人谁当才是问题。


制作人和RM成员也一度很苦恼。这个位子的确炙手可热,可一开始开拓这条路的人,必然最不易。


后来的某一日,东勋开始做起了这个角色。真的是有才气的人,虽然是自己可亲的弟弟,进入角色就变得让人怄气又好笑。换来的是,自己有了个能力者的招牌,以及整个节目步上正轨。


……


身边的人群陆陆续续传来说笑的声音,钟国的探头探脑也引起了光洙的注意。


【哥,在找什么呢?】


钟国侧目过去,好脾气的光洙正一边套外套,一边问过来。光洙也是个很好的弟弟,和东勋的感觉不一样,不只是荧幕的形象,他本人也的确很谦和。这也是,东勋和自己,会答应一起帮助塑造光洙形象的原因之一。


 


【光洙啊,看见东勋了没?哪儿都找不到他】


有点担心的摆弄着手机,光洙也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第一次见HAHA走的那么早那么急,况且场地里还留着嘉宾和几位PD在确认最终任务的画面。


 


正皱着眉头传简讯给没影的HAHA,远处的刘在石就一脸严肃的走来休息区。


【东勋呢?】


在石的表情并不好,让钟国心头一紧,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什么,下一句话就让钟国跑出了拍摄地。


【东勋腰受伤了,刚我们在确认镜头的时候发现的。Gary没接住东勋的倒立后,他就已经受伤了,啊,这个,怪不得最后他没来击掌啊……】


 


他就知道,金钟国就知道,又是这样。


 


剧本里的HAHA是什么都忍不住的三岁小鬼,而现实中的河东勋,却是只要不是设计好的台词,就不会明说自己的苦痛。


 


跳水时也是。发烧迟来拍摄也装作普通的冒失鬼一般,只在导演说换带子时才会低声轻咳几声。只有真的受不了了,才会用忍的都隐着泪水的眼睛,询问摄像导演的意见。


钟国是真的心疼,这种心疼不叫喜欢,钟国认为应该是更高级的情感,很纯粹,没有现在少女们心中的情结。


就像现在,钟国恨不得自己可以手脚并用的跑步,肌肉在紧绷,脑子里只有那个笑起来天然干净的河东勋。


也不知道自己是跑过去的,还是开车过去再加上无限的跑,急迫而紧张的心情,让钟国没有一丝犹豫。熟悉的小区,熟悉的楼,熟悉的密码门,熟悉的东勋家。


自己是知道的,同时,也一再否认自己的心。


是喜欢吗。也许前10年是。是爱吗。也许后10年是。


究竟是什么呢。


应该叫生命共同体吧,就好像是始终会戒备外人,但对东勋不会。也许将来自己的眼中有了新娘的模样,但他却可以很坦荡的说。


自己爱妻子,也会爱东勋。



rainning man我就忍了,听不懂也忍了,“呵呵”是什么鬼啊(╯‵□′)╯︵┻━┻,字幕组出来谈人生![/cp]